凝光

相声创作者,有严重的“写文后三天不敢上lof症候群”。

[晏指]戴眼镜的青蛙

  极度ooc,并且烂尾(或者说这篇文有什么地方不烂吗)
蹭呱儿子的(过气)热度来了[这个文,从旅行青蛙爆红开始,一直写到现在,我怀疑我再不发你们会忘记旅行青蛙是什么游戏]
没有剧情,文笔很烂,作者屁话很多
——————
指挥使从来没有见过戴眼镜的青蛙。
他盯着莫名出现在他盥洗池中的青蛙,陷入了沉思。
为什么一只青蛙可以戴单片眼镜?
青蛙一动不动,看起来好像已经死了。
“呱?呱呱?”指挥使尝试和青蛙交流,收获了一个看不出意味但在指挥使眼中八成是嫌弃的眼神。
“等等…为什么总觉得这个眼神有点眼熟…还有这个眼镜…”指挥使不知为何感受到了一丝渗人的凉意,恍惚看到了一个金色的准星飘在自己头顶。
一定是错觉,指挥使告诉自己。
定是错觉。
是错觉。
错觉。
直到指挥使看见这只青蛙的身下压着一根也就他小拇指那么长的狙击枪。
指挥使:“……”
—————————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你变成了一只青蛙。”指挥使佯装镇定地说道,“而我,今晚没有补给。”并且很可能最近都不会有了。
青蛙呱地叫了一声,根据指挥使的脑补,意思大概是“等我恢复了就给你发十倍补给补偿”。
指挥使:“谢谢你!!!!!”
晏华:???
他们(或者他和它)没有发现,奇怪的变化正悄悄发生。
直到一棵三叶草biu地一声,从水龙头上长了出来。
紧接着,青蛙接触过的地方,全都biubiubiu地长满了三叶草。
竟恐怖如斯,满脸痴呆的指挥使想道。
很快,整个卫生间都充满了biubiubiu的声音,听起来像是米菈在调试她那把某种程度上和晏华的狙威力相近的贝斯。
“啊,现在,该怎么办呢,晏华?”指挥使双眼空洞,反射性地向他心目中最靠谱的人提出问题,一边问一边本着求生欲站得离青蛙远了一些。
“呱。”已经淹没在三叶草堆中的青蛙回答道。
————————
于是指挥使手上裹了十层餐巾纸,小心翼翼地把晏华请上了一个瓷盘,飞快地向阳台奔去,像是赶着上菜的服务生。
“我一直想让阳台变得生机勃勃。”具体可以参见阳台上那几盆半死不活的多肉,“晏华你是这么宽容的人,一定愿意在阳台上多走几圈,满足我的梦想!”主要是别让我的房间变成人民公园。
指挥使表面哭唧唧心里也哭唧唧。
晏华表面呱呱呱心里扣补给。
场景一度充满春天般的和谐。
————————
这里好高,风好大,我好冷。
指挥使顶着夜晚的寒风,孤独地坐在一片把他包围了的三叶草中。
晏华如他所愿,把阳台认,认,真,真地走了一遍,仿佛在进行(晏华从来没进行过的)夜间巡查,巡查地点包括了地砖,阳台护栏,以及安放在阳台上没来得及晾的一盆衣服。
指挥使已经无法想象安会对这幅充满了生机的画面发表什么感想了。
晏华:“呱。”
指挥使干脆地闭上了双眼,试图逃避现实,嘴里喃喃自语:“晏华我egdixvdidvfevaidb………”
“不过”,指挥使睁开双眼,用包裹着餐巾纸的手轻轻摸了一下青蛙的头,“还挺可爱的。”
当事青蛙没有发表感想,在短暂的僵硬之后轻轻趴了下去。
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的指挥使反射性地抬头,发现头上并没有金色的准星,也就安下心来。
狗胆包天地对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反抗的青蛙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蹂躏。
——————
“咚咚咚——”敲(za)门声伴着扭动门把手的声音唤醒了睡成一团的指挥使,“起床了吗?!指挥使大人?”安的声音随后传来。
“卧*!”指挥使手忙脚乱地试图爬起来,“晏华!”
“我要进来了哦?”安的音调提高了一些。
“不行!!!!!我我我…我没穿衣服!”
“…”安显然被这个理由震到了,“您…还有这种习惯吗?那…那么我先告退了,早餐在桌子上,请您打理好之后立刻来会议室。”
“…呵呵,好的。”感觉不太想知道她到底脑补了什么东西。
“晏华你蛙呢?!”指挥使继续投入到寻蛙作战中。
他的大脑已经自动想象出了一片三叶草组成的热带雨林淹没了整个房间,而他在三叶草中划着小船(?)的健康画面。
“欸。”指挥使突然注意到了什么不对劲,他坐在床上。
房间还是那个房间,阳台还是那个阳台,卫生间也还是那个卫生间,指挥使噩梦中的绿色海洋并没有出现。
桌子上有一张纸条。
“你在处理文件的时候睡着了,于是顺路送了你一程。醒来后请马上到中央庭的会议室,安托涅瓦有重要的事情要征询你的意见。”

“…太…太好了,是个梦…只是——”

他话没说完,只听biu的一声,纸上轻轻蹦出了一朵三叶草来。

——————
晏华醒了。

他看见指挥使趴在阳台上,睡相难看得像只青——

神之头脑的头脑突然停止了转动。

昨夜堪称荒诞的记忆像剧烈摇晃过的可乐一样,从他的大脑深处喷了出来。

“……”也许该联系一下雷切尔。

他把指挥使抱到床上,盖上被子,想了想,又把被子掀开,照着年轻人一贯四仰八叉的睡相拨弄了几下。

然后从胸口的口袋中掏出笔,写了张纸条。

轻手轻脚地离开了。
————
雷切尔窜进研究所,开始监测前天往晏华的红酒中投放的新型药剂的情况。
药剂中的纳米机器人传回的电波告诉他——实验对象距离他的位置只有两米。

评论(15)

热度(70)